快捷搜索:

说是他这些年遇到的防守力量排在前三的其实并

 刘琦一听,是有些疑惑,然后跟着刘备是忙问道:“那么敢问叔父。这兖州军和江东军此时在何处?”
 
    刘琦心说,怎么他们都失踪了不成?真不想当援军了。还是怎么了,这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啊。哪怕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不是十成全力。可只用一半的力,那也是好的,毕竟那五成力,却是总比不出力强啊。
 
    刘备摆手道:“不是,他们此时去往了长沙!贤侄知道他们的意思了吧!呵呵!”
 
    刘琦一听,他确实是明白了。不得不说,哪怕他没有那么强大的头脑不假,也没有什么谋略也没错。可是其人确实也知道动脑,知道去思考,这个确实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一听自己刘备所说,他稍微一想,也就知道曹仁还有鲁肃他们的意思了。不过他和刘备想法也差不多,也没看好兖州军和江东军。不过要是他们真能给己方个意外之喜,那么真是再好不过了,不过要是没有,那么也是正常的。
 
    就看这一点,也不得不承认,这刘备叔侄,想法倒是有很多相同相似的地方,这也确实如此啊。
 
    刘备是接着说道:“如今的形势,贤侄是都已知晓。如今我军真可谓是面对强敌啊,如果等马超凉州军援军到达,可就是江陵城战事开启的日子了!”
 
    刘琦一听,他知道自己这个叔父叫自己来做什么了,也都明白,该是自己表态的时候了。因此他是赶紧说道:“一切但凭叔父吩咐,无论叔父让小侄做什么,小侄都是万死不辞,在所不惜!”
 
   
 
    别看刘琦这个人胸无大志,这个没错,也没什么太大本事,这也不假。可是其人做事儿还算是干脆利落,确实算得上是当机立断啊。
 
    因为他心里清楚,自己不可能不去表态,在那儿装傻。古人都知道,要想取之,必先予之。这自己和自己这个叔父,算是相互利用。可如今自己这儿,有着不到两万人马,这是自己那叔父所看重的,要是他此时此刻,最为需要的。
 
    那么他既然要用,那就都给了好了,反正用这个换来他刘玄德对自己的信任,对自己的庇护,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 
    这就是刘琦的想法,而且他还知道,如果自己敢说不,或者装傻,那么他刘备有的是办法,让自己一兵一卒都没有。甚至可能没两日,自己就一命呜呼,然后对外就声称,自己是得疾病而亡,这可绝对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,反而是很可能出现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刘琦他太清楚了,到底此时此刻,对他刘玄德,自己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。什么话可以说,什么话是绝对不能说。
 
    该有个什么态度,一定要表现出来什么,必须说的又是什么,可以说他是清清楚楚。刘琦本事是不大,但是却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知道。好歹他是刘表刘景升其人的嫡长子,虽说很多地方,他连他父亲都不如,可也有超越其父的地方,这个也是真的。
 
    听到刘琦这话,一番表态,刘备心里可是乐坏了。(。。)u
 
 
第六〇九章 兖州江东到湘南
 
    古人云“识时务者为俊杰”,显然在刘备眼里,刘琦就是这个识时务的人。[八零电子书wWw.80txt.com]而且他此时此刻,看刘琦,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顺眼。确实,如果刘琦没有这么一番话的话,或者装傻充愣,那么此时刘备可绝对就不是这个想法了。
 
    看到自己这叔父一副满意的神色,刘琦确实,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地了。毕竟对他来说,他也真是有自知之明,自己这边儿人马,岂是曹操他们的对手?所以只有得到自己这个叔父的庇护,自己也许才能更好生活在荆州。至于说找别人庇护,那可能吗?刘琦是想都没想过,因为在他的想法中,只有自己叔父才能保全自己。
 
    ――
 
    要不然,真就是没可能。除此之外,他真确实想不出自己那叔父要杀自己的理由。毕竟自己也明白,只有自己活着,才能给他刘玄德带来更多更大的利益。那么连自己都懂,都明白的事儿,自己那个叔父。他还能不知道吗。
 
    “这些都是小侄分内之事,分内之事!应该做的!凉州军早已入寇荆州多时。如今更是来对付叔父,小侄于情于理。都应该和凉州军死战到底!”
 
    这确实是刘琦的真心话,因为此时此刻,他是不得不如此。说起来自己带着不到两万的荆州军,与其说是能给自己增添点儿什么筹码,倒是还不如说,这也让自己叔父对自己有了些戒心啊。毕竟自己叔父也不像那兖州军还有凉州军那样儿,有那么多人马。所以自己这些人,还能不给他增加压力吗?
 
    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,总不能让这些人就地解散啊――
 
    那么如今最好的结果就是。让他们和马超凉州军死拼,最后伤亡无数,也算是一来给自己叔父投诚了,儿也能让自己叔父更放心了不是。
 
    所以刘琦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么个想法,而且显然他这步棋是走对了,很对。刘备如今还就是想要他这个态度,这样儿的话。所以此时此刻,他更是喜笑颜开的,对刘琦说道:“贤侄如此待我。我定不负贤侄!”
 
    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再简单不过了,没有其他人在场,两人可以说都是心照不宣了。刘备的话,其实就等于明着对刘琦说。只要你不背叛我,不做出来让我非要杀你不可的事儿,那么我肯定不会动你就是了。因为无论是从刘表那儿来说。还是其他的地方,我刘备都不会杀你。所以定保你平安!
 
    这刘备的意思,可这话他肯定不能这么去说。[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不过刘琦都懂,都明白,没什么难理解的――
 
    第二日,马超没让己方进攻,也进攻不了,毕竟江陵的守御力量太强了,说是他这些年遇到的防守力量排在前三的,其实并不为过,这个是事实。加一起都超过了三万人,所以这难道还不算是排在前三的守御力量吗。
 
    之后的三日,马超依旧是按兵不动,不是他不想进兵,实在是后续人马还没有跟上,所以这人不够,还怎么去进攻人家?就和之前那话一样儿,人马不足的时候,去进攻这样儿守御力量的城池,那么只能是让天下人看笑话呢。
 
    真是,也是真事儿,马超相信,就凭如今自己这两万多人马一去,估计不说被人家给秒了,可也差不多了。哪怕你认为你自己一方战力不错,可人家都多少人守城,说句不太好听的话,就是人家一人一口唾沫,那其实也都不少了――
 
    曹仁和鲁肃两人绝对没有走同一条路,但是却在长沙相遇了。碰面后,几人都是相视大笑,显然,一切都不言中了。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,这就算得上是“英雄所见略同”吧。
 
    在长沙郡,湘南城下,左侧一方是曹仁和郭淮所带领的兖州军大营。而他们不远处,说起来就相当于是挨着,便是鲁肃和张辽所带领的江东军一方。虽说算得上是泾渭分明,可仔细一看,其实他们双方是两相呼应,只要有一方被攻击,那么另一方肯定会援助过去。
 
    而此时此刻,鲁肃和张辽两人正作客在兖州军大营,在曹仁的中军大帐内,曹仁、郭淮、牛金、鲁肃和张辽,他们五个是在大帐内商讨着,该如何进兵。毕竟他们两方都已经到了湘南,所以这说起来,肯定谁都想得到这城池,不过最后只能是一方占据。所以该如何进攻,最后城池到手如何分配,这个确实是一个问题。
 
    因此,曹仁听了郭淮的话,是让士卒请来了鲁肃两人,就是要在这之前,好好商量一下,到底该如何。而显然,他的做法,也算是正中了鲁肃两人的下怀,他们毫不犹豫就过来了――
 
    曹仁此时对鲁肃和张辽两人说道:“子敬先生,文远,如今的情况。是我军必须要占据这个湘南城,不知道二位觉得如何?或者说。要我军付出何等代价,肯把湘南让与我军!”
 
    曹仁这时候他倒是干脆。直接和鲁肃还有张辽开门见山说出来了。其实这也是郭淮对他说,让他这么去做的。因为郭淮比较清楚,无论是鲁肃还是张辽,其实都比较干脆的这么两个人,所以这时候,也别藏着掖着,或者一点儿点儿去说,那都没用。所以倒是不如这么直接“当面锣,对面鼓”。这不比什么都强吗。
 
    果然,鲁肃听了曹仁的话,他就是一笑,但是这笑容中,其实包含了不少。对他来说,他确实还算是比较喜欢曹仁干脆。毕竟如今这己方也好,是他兖州军也罢,可以说事儿都不少,所以与其在这儿扯皮的工夫。还不如好好研究一下,到底如何能拿下这整个的长沙郡,这才是重中之重啊――
 
    所以他听到曹仁如此说了之后,他还算是满意。所以鲁肃想了。曹仁既然如此和自己说的话,那么自己也别拐弯抹角了,那可真没意思。
 
    因此。鲁肃看了张辽一眼后,便直接说道:“曹将军。郭将军,还有这个牛将军。如今的情况,三位都已经看到了,既然我军也已经到了湘南,那么这自然也是本着此城来的。可曹将军非说要独占这个湘南,这也实在……”
 
    鲁肃那意思就是说,这你我双方都是同时到这儿的,那么你们要独占好处,这说得过去吗。
 
    但是曹仁一听,就说了:“这子敬先生,之前我不是说了吗,你们有什么要求,只要我军能做到,你们就提出来,又不是不能解决,是不是?”
 
    鲁肃和张辽一笑,其实他们也不是说就非要占湘南不可,但是要不从曹仁那儿整点儿好处,那确实就不太对了――
 
    所以就听鲁肃再次说道:“曹将军既然都如此说了,那么在下也不矫情,两个要求,只要将军应允,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!”
 
    第二个条件,就听鲁肃说道:“知道之前贵军已经占据了幽州,那可是产马大州,曹将军也知道,我军马不多,所以士卒都很羡慕贵军士卒啊!”
 
    曹仁一听,什么羡慕不羡慕的,说白了,就是要敲竹杠啊!这是要我军出血,给你们马匹!
 
    不过如今是有求于人,所以曹仁知道,肯定得答应才行。因此他便试探着问道:“这先生想要多少?”
 
    不远处的郭淮一听,是差点儿没倒了。心说我的将军啊,你这可真是不适合谈判啊,还问人家要多少,你这让自己可没在太主动地地方不是?所以郭淮忙补充道:“先生,我家将军的意思是说,先生觉得,如今的情况,先生觉得多少合适?不过我军也没多少马匹了,这个先生应该是知道!”――
 
    郭淮倒是不怕鲁肃他们大开口,毕竟这再多也得接受现实,如果超过了己方的承受范围,那么这事儿肯定也谈不成。不过他自然也想让鲁肃别太贪心,整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,最好了。如果真是“漫天要价,就地还钱”的话,那得扯皮到什么时候。
 
    鲁肃听到郭淮的话后,便对曹仁他们几个比了个手势,是一的手势。不过可不是那竖着的一,那是阿拉伯数字,而是横着的一,这古人自然是都懂。
 
    看到鲁肃有右手食指比了个一,还没等曹仁说话,郭淮便是一笑,赶紧说道:“先生这要一百匹,对我军来说,也不是不能拿出来,如果……”
 
    结果没等郭淮说完,鲁肃便是一笑,打断了其人的话道:“郭将军说笑了,这天下人可都知道,幽州乃是产马大州,就一百匹战马的话,那对得起这个名声吗?我所说,不多不少,一千匹也!”――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